当前位置: 首页>>档案与历史>>珍贵档案>>正文
 
略 阳 水 磨
2014-06-10 14:33 略阳---岭南芦苇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略 阳 水 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略阳---岭南芦苇 原创作品

    水磨,是一种以水流为动力,用来将麦粟等颗粒状粮食磨成面粉的碾硙设备,又称为水硙。按性质,水硙和水车一样,属于水碓中的一种,都是利用水能驱动机械运动的设备。据史料记载,早在二千多年前的汉代,我国先民已开始使用这种水力机械,用来提水、舂米和磨粉。唐宋以后,这种技术更加趋于成熟,其用途也更加广泛,除了舂米和磨面外,捣药、磨香料、破碎石头、造纸等等,凡是需要捣碾的地方,皆可使用功大省力的水碓。

    水磨一般都建在河边或溪流边上,利用水的落差,冲击木制的水轮,通过磨轴带动石磨来舂米磨面。石磨日夜旋转,磨面千斤,为防止所磨之物不受日晒雨淋,水磨都建有磨坊,磨坊的门外还贴有对联:“但取心中正,无愁眼下迟”。这是北宋文学家王禹称描写磨面人家的诗句,以后逐渐演变为水磨坊的专用对联。水磨工作时声音较大,因此,水磨和磨坊多设在村外,在很远的地方就能听到水磨嘎嘎吱吱的声响,闻到弥漫在空气中的粮食香味。明·夏允彝《小有天记》对其工作原理和工作时的声响作出生动形象的描述:“……自高注下,势愈奔激。居民以运轮舂,碓声如桔槔,数十边位,原田幽谷为震”。

   宋代诗人陆游,似乎对乡下的水磨情有独钟,他写了很多描写水磨的诗,其中有些诗还作与兴州。如《南沮水道中》:“磑舍临湍濑,罾船聚小潭”。《近村》:“渐闻水磨知村近,遥望禾囷喜岁丰”。《六月十四日宿东林寺》:“虚窗熟睡谁惊觉,野碓无人夜自舂”。《栈路书事》“危阁闻铃驮,湍流见磑船”。《初冬》:“正看溪碓舂粳滑,又见山坡下麦忙”等等。从陆游的诗中,一方面可以看到南宋时期,乡下水磨之多,使用范围之广,另一方面也可见诗人体察民情,眷恋田园生活之意。宋代的另一位大文人文同,曾在汉中和洋州(今陕西洋县)任太守的,多次过兴州(今陕西略阳)经由故道出入京城汴梁,写下了很多描述沿途风光的诗,其中《水硙》一诗,就描写了嘉陵江沿岸老百姓建设和经营水磨的异常艰辛,其诗云: 

激水为硙嘉陵民,构高穴深良苦辛。
十里之间凡共此,麦入面出无虚人。
彼甿居险所产薄,世世食此江之滨。
朝廷遗使兴水利,嗟尔平轮与侧轮。

诗的大意是说,嘉陵江两岸土地险瘠,物产寡薄,嘉陵民于是挖深穴,建高构,克服重重困难,在江边构筑水磨,并世世代代以此作为生活来源。然而,水硙架设江上,阻碍水流,朝廷要兴修水利,拆毁水硙,百姓即将失去生活保障,生活堪忧,表达了诗人对百姓苦难生活的同情,也让后人对当时嘉陵江上水磨的建设和经营情况有了些许了解。

    略阳,地处秦岭腹地,境内河流纵横,水力资源十分丰富,水磨的使用自然十分普遍,但由于缺少文字记载,我们现在仅能从这些诗文中看到一点点历史的痕迹,不过,自唐宋以后,使用水磨的状况就有了官方的记录。据嘉靖《略阳县志》载:“县西城河下,船磨一十二双;罝口镇,船磨二双;明水镇,船磨一双;两河口,船磨二双;白水江,船磨三双。沟涧水旱磨无数,俱无税粮”。这里的船磨,实际上就是体型较大的立轮水磨,大概有20双之多,至于小型的水磨,沟涧之间,则多得难以计数。到了清朝时期,由于移民大量增加,略阳人口剧增,很多外来人口以经营水磨作为谋生的手段,此时的水磨就更多了。清代道光《略阳县志》中,收录有嘉庆年间略阳贡生淡金籝所撰《寒蓬山记》一文,其载:“(寒蓬)山有四水,其发源于正东者,为青白石水,自山流九十余里注嘉陵江。其中人烟繁衍,溉田百余顷,水磨百余处”。淡金籝是略阳县乐素河候家碥人,曾在寒蓬山下教书数年,他对家乡一带的情况自然了如指掌,因此,其文中的描述应该是可信的。按照他的说法,在九十多里长的青白石河流域,就有水磨百余处,平均一里就有超过一个水磨,依次推算,略阳县当时全部的水磨数量当有数千之多!

    在中国农耕文明的历史长河中,这些水磨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,为山区百姓生活带来了便捷。然而,斗转星移,岁月如梭,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生产力水平的提高,到了近代,水磨数量逐渐减少。据92年版《略阳县志》记载,截至1985年,略阳全县尚有水磨540个,其中再用257个,淘汰报废293个。时至今日,电力代替了水力,水磨这种虽然节能环保的机械,最终因效率低下而被淘汰。水磨和水磨坊作为古老文明的象征而成为历史,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,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,消散在唐诗宋词的意境里。如今,你只能从一些残留的遗迹和曾经的地名,如何家岩镇水磨坝村、峡口驿镇水磨河村、白石沟乡干水磨村、徐家坪镇邓家院子磨坊边组、白石沟乡磨坝村等,才能知道它曾经的历史。

    这时,我忽然想起了李汉荣老师的散文《水磨坊》:“我渴望,当我老了,我能有一个水磨房,在水边,看水浪推动水轮,发出纯真热情的声音;将一捧捧粮食放进磨眼,在均匀柔和的雷声里,看一生的经历和岁月,都化作雪白的或金黄的记忆,细雨一样洒下来……我希望,水磨房不要失传,水磨房的故事不要失传。”

   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和众多的网友曾多方寻找打探水磨和水磨坊,看到的大都是残垣断壁的遗迹和摇摇欲坠的建筑,静谧地矗立在溪流边,沧桑的身躯似乎在诉说着往日的喧嚣。我想,李老师的担心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会变成现实,水磨、水磨坊以及水磨坊的故事,将慢慢离我们而去,并渐渐消亡在记忆的深处,成为外婆臂弯里的童话故事和美丽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略阳郭家坝李家沟水磨坊遗迹

 

两河口张家坝水磨坊

关闭窗口
 
 
 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 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略阳县档案信息网  Powered by:da.lueyang.cn
主办:略阳县档案局(馆) 联系电话:0916-4829908
建议采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